“虹吸效应”削弱?二三线城市国际化学校迎来发展?
发布时间:2022-10-03 06:53:12 来源:火狐体育登入口 作者:火狐体育登入口下载

  前不久,新学说发布文章《全面摸排!“双无”国际高中面临关停!》,整理了近期关于培训类国际高中的相关政策并进行了探讨和分析。其中提到:民办普高办学资质或将成为民办国际高中的准入门槛,培训类国际高中申请民办普通高中办学资质可能会成为一种趋势,而一旦获得普高办学资质,就将严格按照民办高中招生政策实行,这样一来此类高中在招生中将无法跨省甚至在全国范围内招生,这样的转变会带来怎样的变化?

  2021年7月,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其中明确:不再审批新的面向学龄前儿童的校外培训机构和面向普通高中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

  2021年12月,教育部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向11省教育教育厅(教委)下发了《关于开展培训机构类“国际高中”详细情况摸排的函》,首次提出对培训机构类国际高中进行摸排,并将摸排重心放于培训机构类“国际高中”的办学资质上。

  目前,培训类国际高中需申请民办普通高中办学资质还仅为某些省市的要求,其他省市情况目前尚未可知,但民办普高资质的要求已为部分国际化学校带来影响。

  2021年11月,海南省海口市哈罗学校发布公告称:学校国际课程高中无法通过培训学校办学许可证,转而申请普通高中办学许可证,因此学生需参加中考才可升入高中就读。

  新学说曾表示:若更多培训类国际高中申请普高资质,将转型为民办高中,此类高中开设国际课程,在招生中会要求中考成绩,同时无法再进行跨省甚至全国范围招生,这使得二三线城市国际教育将迎来重要利好,削弱“虹吸效应”。

  在市场中,虹吸效应常用来比喻市场资金不断从低位走向高位然后集中的现象,也经常比喻具有优势地位的城市能够将周边城市、中小城市的优势资源吸引过来,而国际教育中的虹吸效应就是一线城市,如北上广深这些国际教育发展优质的城市,对于周边城市的影响。

  从经济发展来看,2021年中国城市GDP排名中,上海以43214.85亿位居第一,北京以40269.6亿位列第二名,深圳以30664.85亿排在第三位,广州以28231.97亿排在第四位。

  那么其周边城市表现如何?该排名中,天津位列第十一位,2021年GDP为15695.05亿;河北省石家庄排在第四十,2021年GDP为6490.3亿。北京GDP比天津高出2.5倍,比河北省省会石家庄高出6倍,存在较大差距。

  上海周边呈现同样状态,周边城市:杭州2021年GDP排在第八位,为18109.42亿,宁波第十二位,14594.92亿。宁波、杭州等上海周边城市表现虽排在全国中上位置,但就上海市仍然相差较大,上海GDP为杭州的2.3倍,宁波的2.9倍。

  反观距一线城市较远的城市,如重庆、成都,GDP排名表现良好,分别为第五位和第七位,与天津同为直辖市的重庆市GDP指数和北京相差不到2倍。

  除GDP差距之外,从北京、上海及其周边城市人口数量、国际化学校数量及国际化学校在读人数来看,“虹吸效应”影响更加明显。

  据资料显示,北京市常住人口2188.6万人,共开设国际化学校106所,在读人数约为65000人。天津市常住人口1373万人,共开设国际化学校17所,在读人数约为29000人。河北省常住人口7448万人,共开设国际化学校18所,在读人数约为45000人。

  北京与周边城市天津及河北省各城市相比,国际化学校数量遥遥领先;北京市人均国际化学校数量约为0.048所/万人;天津市人均国际化学校数量约为0.012所/万人;河北省人均国际化学校数量约为0.002所/人。

  上海及其周边城市也呈现类似状况:上海市常住人口2489.43万人,共开设国际化学校113所,在读人数约为73000人;宁波市常住人口954.4万人,共开设国际化学校14所;苏州市常住人口1284.78万人,共开设国际化学校34所。

  上海与周边城市国际化学校数量上差距较大,同样计算人均国际化学校数量可以得到:上海约0.045所/万人,宁波约0.014所/万人,苏州约0.026所/万人。

  另外,从国际化学校在读人数与城市人口数量也能看出差距,以北京市及其周边城市为例:北京市国际化学校在读人数占比约0.29%;天津市国际化学校在读人数占比约0.21%;河北省占比仅有0.06%。

  除学校数量之外,办学质量上一线城市与其周边城市也存在差距。2022年,胡润百学发布了最新一期的《中国国际学校百强榜》,榜单中北上广深四大一线所国际化学校上榜,占比高达61%,北京上榜25所学校稳居第一,上海上榜24所学校紧随其后成为第二,广州上榜9所学校排在第三,深圳上榜7所学校排在第五。

  反观四大一线城市周边城市的表现,却“不这么理想”。天津国际化学校起步较早,最早可追溯到1995年,而上榜学校仅有1所,排在第14位;同样毗邻北京的河北省无一所学校上榜。对比天津市,同为直辖市的重庆有4所学校上榜,排在第六位。上海周边城市同样如此,除苏州表现优异,有8所学校上榜之外,常州、宁波、杭州等周边城市上榜学校均为1-2所。

  不论是经济发展、国际化学校数量、国际化学校办学质量,一线城均与周边城市呈现巨大差异化,不仅如此,“资源输出”成为“虹吸效应”多在一线城市周边城市产生的原因。

  新学说此前曾采访宁波赫威斯教育集团国际学校总校校长徐未华,他表示:宁波作为一个距离上海较近的二线城市,宁波在国际教育方面,是典型的资源输出型城市。比如,上海等地的学校可以随时到宁波宣传招生,但宁波本地学校却因为政策限制不能提前宣传招生,也因此有很多宁波学生提前选择到上海等地读书,导致生源外流,招生难。

  据调查,二三线城市国际学校招生始终为痛点之一,一些选择国际化学校的家长并不满足于让孩子有学上,而是更倾向于让孩子入学更优质的学校,特别是一线城市周边城市的家长,面对更近的距离,选择一线城市国际化学校的可能性更大。生源的缺失带来学校办学成果表现不佳,更难吸引到当地家长,与此同时,学校师资力量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虹吸效应”的影响。二三线城市国际化学校的老师更倾向于去发展更好、待遇更好的一线城市发展,生源与师资的流失成为二三线城市国际化学校发展难的原因之一。

  而民办高中不得跨区域招生将在一定程度上削弱“虹吸效应”在生源流动方面的影响。

  早在2019年,教育部印发了《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通知中明确指出:所有学校(含民办高中)要严格按照规定的招生范围、招生计划、招生时间、招生方式进行统一招生,严禁违规争抢生源、“掐尖”招生、跨区域招生、超计划招生和提前招生。在此基础上已有一些省市在2022年招生政策中做出明确规定。

  如陕西省教育厅在2022年5月发布《陕西省教育厅办公室关于做好2022年普通高中招生工作的通知》,通知严格规范跨区域招生,各地2022年跨区域招生计划书须低于2020年的50%,并表明:到2024年全部取消跨区域招生。

  2022年3月,教育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其中再次强调民办学校招生纳入审批地统一管理,可在审批机关管辖趋于适当跨县招生,不得跨设区的市招生。

  2022年8月,江苏淮安召开民办学校招生工作约谈会,会议强调坚决不允许违反招生政策,严格执行区委区政府的决策部署,严禁超额招生、招借读生等。

  招生政策的不断收紧,一方面影响了学校跨区域招收优质生源,但另一方面也限制了生源的流动,使得二三线城市国际教育迎来利好。

  前不久,上海公布《2022年上海市高中国际课程班和中外合作办学学校招生计划》,该计划包含上海“21所”的招生计划。所谓“上海21所”指的是由上海市教委认证的国际课程试点学校,享有上海普通高中学籍,可参加统一会考和高考并且能够接受学校提供IB、AP等课程,包含10所公办学校和10所民办学校,其中民办学校在保证招生50%本地生源的前提下,可以招收一部分外地中考生。

  但今年“上海21所”计划招生中非本市生源招生人数共计572人,较去年相比减少了65人,其中上海民办包玉刚实验高中、上海市民办平和学校等学校非本市生源招生人数均有缩减。

  除招生方面的变化之外,新建校数量与各教育集团布局也已经渗透到二三线城市。据新学说不完全统计的2021年新建国际学校数据显示,新建校中位于一线%,位于二三线%。在一线城市国际教育市场竞争激烈、趋向饱和,办学政策不断缩进的情况下,投资者与教育集团已经开始将视线年新建校当中,落地山东的青岛明德双语学校、淄博市美达菲双语学校等等。

  “不得跨区域招生”对于一线城市国际化学校来说,将加剧招生竞争,处在末端的国际化学校更难生存,需具备起应有的危机意识;而对于二三线城市国际化学校来说,原先被一线城市吸引的生源将回到二三线城市,一定程度上削弱甚至是消除了“虹吸效应”的影响,特别是成绩优异的生源无法跨区域报考,更有可能进入本地学校就读,有益于提高二三线城市国际化学校的办学质量。一线城市培训类国际高中若转为民办高中,也将按照民办高中招生政策执行,则更有助于二三线城市生源“回流,助力国际教育均衡发展。

  《全国城市GDP排名,2021城市GDP排名一览》财梯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