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子健校长:国际化教育迎来挑战坚持走国际教育路线到底值不值?
发布时间:2022-10-03 07:21:52 来源:火狐体育登入口 作者:火狐体育登入口下载

  国际考试变动和外教流失等事件,在教育圈引发了众多讨论。如何看待这些事件的影响,乃至规划未来的教育方向,是很多家庭关心的话题。在外滩直播间,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以及上海市建青实验学校的前校长吴子健,就此为我们做了直播分享。外滩君将内容精华整理成文字,以飨读者。

  吴子健校长是外滩教育的老朋友了——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前校长,上海市建青实验学校前校长——从九十年代起,他便从事教育国际化与双语教学的实践与研究,了解国际化课程以及中西融合课程。

  Q:最近因为疫情的影响,几大国际考试都有所调整,不知道您对此事是否有所听闻,以及我们的孩子和家庭该如何应对?

  首先我们需要清楚一点:这次三大考试取消的其实是北京、上海、长春、哈尔滨、南昌、苏州、郑州等部分地区,并不是全国地区的考试都取消了。最主要原因,大家都知道是疫情,也不用过度解读。

  深圳、广州、长沙、南京、青岛、杭州、宁波等多个城市其实都没有影响,所以这些城市的学生和家长的焦虑,也就不存在了。该如何规划就如何规划,无需盲目地跟着焦虑。

  我今天主要针对招收外籍子女和港澳台子女的学校,称为国际学校;还有国际化的中国学校讲一讲。

  我再强调一下,国际化的中国学校,按照中国的法律,在义务教育阶段不能开设国际课程、不能采用国际教材;在高中可以开设,但也要上国家规定的国家课程。

  我认为,如今这两类学校的在读高三学生,影响不大,毕竟很多学生已经拿到了录取通知书或者预录取通知书,未来的方向也基本上成定局了。

  这次AP考试取消后,没有补考,学生只能参加明年的AP考试,这确实让不少人措手不及。比如,

  对于高二的学生,他们可能拿着AP成绩准备申请大学,而考试一取消,意味着学生的学术竞争能力变弱;

  而没有考AP的高一学生,也只能明年再考,但谁也不知道明年的疫情防控形势会如何。

  此外,三大考试的变动,让某些学校或多或少有学术不公平的情况存在。像IB、A-Level采取的是校内评估的方式,譬如POE和日常考试,更多的是看学校,对待老师的评分,这其中有可能会有水分。种种这些,都会使我们不少家长和学生有些慌乱。

  在这两个时间节点前,学生们都已经拿到了offer。因为英国大学的offer不同于美国学校的录取,绝大部分是有条件的录取,所以这个对考英国学校的学生来讲,确实是有挑战的。

  对于美国大学,只要IB成绩和申请阶段提交的成绩单成绩出入不大,就没有问题。

  对于英国大学,IB成绩需要符合录取通知书中的条件。那么IB考试取消,但是,IB会依据学生平时成绩的预估分给予学生IB成绩。

  理论上,仅仅说考试,最后给出的IB成绩和学生一贯表现相呼应。我们理解为对大学录取而言,影响有限。

  我们知道,在美本的录取当中,包括常青藤学校,除了标化成绩、学生成绩,还需要提供文书、活动经历、推荐信等材料。所以不管是国际化的中国学校,还是招收外籍子女学校,都有升学辅导办公室。一般公办学校没有,因为得对孩子从九年级开始进行全过程的跟踪。

  英国大学的招生程序顺序是先综合评估,符合条件的才给出有条件的录取。之后七月份,再看,比成绩。

  对IB成绩,因为有条件录取的条件都是针对IB考试成绩单,不是说你会一直都是好成绩,尤其IB在今年没有考试的情况下平时成绩可能打出来不好的成绩,所以IB要非常注意过程管理。

  AP成绩也不是美本申请所必需的,只是锦上添花,只是随着美本申请竞争日益激烈,为了增强自己的竞争力。

  至于IB,A-Level采用校内评估,老师同样会根据学生的在校时间、表现等各方面综合打分。所以归根结底,还是GPA的较量。

  另外,国外大学更注重综合能力,不仅是考试成绩。即使是申请阶段提供的成绩单,也要从九年级的考试成绩就全程跟踪,到高三要跟踪三四年。

  除了成绩以外,很注重学生各方面的发展,包括情商、沟通、领导社会责任感等软技能的发展。所以现在学生的社会实践活动,包括支教、关爱、艺术体育方面的活动、还有推荐信、推荐材料,不比成绩的权重低。

  对于日常学习AP的学生,即使没有AP考试成绩,学生的GPA平均绩点以及参加的学术类竞赛、学术研究项目等,都可以作为学术能力的证明。

  总理去看望钱学森时,他曾经问总理,为什么中国的大学培养不出创新的人才?这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

  实际也很清楚,不是我们的大学教授水平差,而是整个选拔机制落后。国外大学并不会根据一次考试决定学生能不能进大学,所以学生可以从两方面着手:

  还有,孩子原来就读学校的认可度,也是大学非常关注的,包括教育教学的质量、诚信、大学历年来录取学生在大学的表现等等。

  举个例子,曾经一个学生的家长来找我:这个孩子申请学校时,体育成绩不及格,想改一下。我们了解了原因,发现这个女孩一次游泳课由于身体原因没去游泳,而教师是一个男外教,她不好意思讲。然后老师就给她打不及格,零分。

  我们调查一看,医务室里确实有这个女同学的记录,确实那天她不适合下水游泳。照理来讲把分数改过来也有道理。但最后我们只是出具了一个情况证明,附上医务室当时的原始记录。当然,后来这个女孩被美国的一所名校录取了。

  所以诚信度非常重要,每个大学非常重视中国每所学校推荐的学生,包括推荐的学生在这所学校学习的情况。像罗德岛设计学院,我们每年都进学生,就是由于推荐去以后,学校觉得每一届的学生都不错。

  每年申请常青藤学校的学生都不少,好些孩子IB成绩都是满分,但最后能拿到录取通知书的,仅仅只有几个孩子。这足以说明这些大学包括常青藤学校看重的不仅仅是成绩。

  我们承认而且强调学科考试的重要性,但同时我们也更强调学科考试是基础。所谓基础,就是需要更多的软技能打好。

  国际学校与各位家长和学生是一条船上的人。作为国际学校和国际化的中国学校的校方,一定会竭尽所能、想方设法弥补由于目前出现的一些考试取消的影响,助力学生的申请,家长也不必过分担心。

  我们知道,学习的本身不是为了考试,希望家长们能够跳出这个圈。如果我们还是带着应试的观点到国际化的中国学校和外籍子女学校学习,就违背了初衷,也违背了IB、AP、A-Level课程的宗旨。

  你去看IB课程的理念,就知道不是搞应试,而是为了每个孩子的发展。所以学习是为了拓展孩子的视野,培养他们的思考能力、学习能力等。

  外滩君说:吴校长比较全面地分析了三大考试取消之后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以及应对方式。不仅回答了这一个问题,其实还回答了什么是优秀的学生,以及国外的名牌大学到底是看什么这些最根本的问题。其实最近几年标化成绩的取消的这种不确定性,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就是后面孩子申请时,恐怕不能把砝码压到某一项非常单一的要素上,还是得综合、全盘考虑。

  Q: 其实最近有一条新闻也引起圈内比较广泛的关注,您觉得外教流失在目前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吗?学校和家庭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首先,我听说了,但还没有证实过。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也应该在只能招收外籍人士子女与港澳台子女学校、外教在全校中外教师中比例较高的民办学校。

  因为我知道像上海好几所非常著名的国际化的中国学校,无论管理层也好,教师团队也好,主要还是中教,而且他们非常欢迎他们自己学校毕业的学生,到国外的名牌大学学习以后再回到学校,从事教育教学工作。

  至于刚才主持人问的这个问题,我实际上这样想的:如果是由于合同到期,或者家庭及其他原因,我认为可以理解,毕竟外教的根在他们的祖国。

  现在上海,包括其他发达地区,每年都有援疆的干部和教师,但是都有期限,好像一般是三年一轮;上海的教师如果到郊区支教也一般是三年一轮。这完全可以理解,毕竟家庭在上海或者发达地区。

  所以外教流失准备回国的情况,我觉得还是要做个统计。非常重要的就是首先,作为外教,他或者她的“家”与他或者她的祖国总是放在很重要的位置。

  第二,对整个学校的国际课程实施、学生的培养 ,引进并且留住优秀的外教这也是我们党和国家的一贯的方针。

  2019年3月20日,习主席在人民大会堂接见美国哈佛大学校长巴科的时候就强调,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快速发展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教育水平的提高。中国致力于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我们将扩大教育对外开放,加强同世界各国的交流互鉴,共同推动教育事业的发展。在此过程中,习主席说,我们愿同哈佛大学等美国教育科研机构开展更加广泛的交流合作。

  爱尔兰著名作家萧伯纳曾经说过,如果你有一个苹果,我有一个苹果,彼此交换,每人只有一个苹果。

  如果你有一个思想,我有一个思想,彼此交换,我们每人就有了两个思想,甚至多于两个思想。

  所以,如果每个中外教老师都把自己的教育思想,进行交流、分享和共同探索,那么一定能够建立起一支具有宽广国际视野与渊博创造力、一流的师资队伍。

  在我国实现教育现代化的进程中,优秀的外教确实对实现教育现代化起到了重要作用,而且涌现了许多感人的故事。

  当前我们也理解,因为国际旅行和运行形势依然严峻,情况多变,许多外教有这样的想法。

  我相信其他国际化的中国学校和招收外籍子女的国际学校,学校的领导也会关注关心外教,留人要留心。像在上海封控期间,他们生活可能所遇到的困难,一定要格外予以重视。

  Q: 关于外教流失的风声,最近一些讨论中有一些比较深入,比如有的家长说,国际化的教育并不等同于外教。照这个逻辑,您觉得外教对于中国的国际化教育来说,到底是不是必不可少的?还是说没有外教,建立我们自己的具有国际视野的中教团队,也是属于国际化教育呢?

  如果这样讲,华师大著名的钟启泉教授有重要论述。他说,教育改革的核心是课程改革,课程改革的核心是课堂教学改革。

  所以1957年10月4日前苏联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Sputnik后,美国总统乱了阵脚,在记者添油加醋之下,美国正处于历史上最危险境地的观念深入人心,引发美国高中教育制度改革。“国防教育法案”立即在国会获得通过,由联邦政府提供大量经费,加强数学、自然科学以及外语的教学。

  我们国内的课程改革,从建国到现在经过了十几次,现在我们新的课程改革方案又来了。所以,一个学校的教育目标的实现,关键在于课程,在于课堂教学。

  IB、AP、A-Level课程、我国国家课程等,校长与教师只要掌握了不同课程的教学理念、教学目标、教学内容、教学评价,都可以上好课,而不在于哪个国家的老师来教。

  2014年英国教育大臣到上海来访问,说上海学校数学教育令人赞叹,就与上海市政府签协议,由上海派出数学教师,到英国给孩子们上课,让英国的老师听课,而英国的老师也派到上海来,到课堂上来学习。

  所以非常清楚,课程是非常重要的一块。不管中国老师和外籍老师,首先要有热爱孩子的这颗心。

  Q:接下来我们将谈第三大点,最近也算是比较热点的事情:人民大学等一些高等学府,已经退出了QS等国际排名。有人认为这可能是要与国际化脱钩了,并对国际化教育本身产生了一些担忧,吴校长您对此怎么看?

  这个问题我刚才已经做了一个回答,就是习主席在和美国哈佛大学校长巴科的会谈当中,明确表示要加强中国和美国教育方面的交流。关于一些大学退出了世界大学排名的原因,因为我没有参与到整个过程当中,我没有发言权。

  从我的观点来讲,每一个学生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一个学校也是独一无二的,比如罗德岛设计学院是艺术为主、麻省理工以理工类为主、哈佛大学是综合类的大学。每所学校都有他的特色,每所学校都有他的名牌教师。

  把观察视野扩大到全球却发现,在国内一些大学热追国际排名时,发达国家的优秀大学并不特别在意此类排名。

  每一个学校都是可以培养出创新人才的,要坚定这一点,而不拘于排名,所以我觉得这并不表明我们国际化教育的退步。

  我不清楚他们退出的原因,但我觉得,如果把排名作为家长选择学校的一个依据,我也不赞成。因为每个学校都有它的特色,所以我这样讲,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同意。

  而且每一个排名的依据标准是什么?谁来制定这个标准?谁来当评委?在排名以后,起到什么作用?我觉得这些点都值得我们思考。

  很重要一条,作为在这些学校读书的的学生和家长来讲,关键是要让每个孩子享受成功的喜悦,毕竟孩子未来的道路很长。

  外滩君说:吴校长的话给了我们很多启发,现在所谓的商业化的世界排名非常多,我们的孩子是否要以此为特别重要的依据选择自己的学业道路,恐怕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

  Q: 刚刚提到了一些问题,包括考试、师资也好,那么吴校长您觉得当下的情况下,国际化学校面临的更加严峻的挑战是什么?

  用两句话说,就是困难与希望同在,机遇和挑战并存。要对应的来看这个问题,国际化学校、国际化的中国学校得分两类。

  对国际化的中国学校来讲,我觉得就是如何进一步全面贯彻落实中央国务院的若干文件。譬如,

  还有,在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民办教育促进法等等一系列的文件,这些都是挑战。

  对学校的管理、招生,比如现在,上海的民办学校,一年级和六年级必须通过电脑摇号招生,而不能通过考试选拔,这些都是新的要求。

  因为现在国家明确规定,像我们这样的学校,在义务教育阶段,不能开设国际课程、不能引入境外教材。这样会不会和我们的办学理念发生冲突?我觉得不会。

  比如在包校,义务教育阶段实行上海课程,一加一大于二。以理科方面为例,欧几里得几何、牛顿的许多定理都是几百年以前、甚至上千年的。对这些课程内容,关键是从哪一个角度来学习。

  我认为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组织我们自己的力量,把上海所有的课程教材纲要翻译成英语,让外籍教师去学习,然后分成三类:

  从理念上来讲,有中国、国外的划分,在敏感问题上面很清楚,不能有划红线的。

  在知识体系方面,我觉得义务教育阶段完全可以做到一加一大于二。到了高中,IB课程我们也和上海的课程、国家课程作比较,同样也达到一加一大于二。

  因为国际课程非常重视培养孩子的职业能力,比如IB课程的人文教学并不是把历史、地理,政治的学科界限分的很清楚,往往以时代为题材进行研究性学习。

  例如,在包玉刚实验学校,在讲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时,在人文教室里,学生们会按照自己的研究方向,各自在教室墙上的《学习园地》上分别贴上丘吉尔、罗斯福、斯大林、、蒋介石等的照片,然后就这几个历史人物,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提出自己的看法。

  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挑战,同时也是机遇。当然对于只招收外籍子女的国际学校可以用国外的课程,也应该能够尊重中国的法律,做好这方面的工作。

  Q: 刚刚聊到的几大事件也好、问题也好,其实都可以归属于目前特殊形式下的不确定性。在变化非常多的情况下,很多家长会担心国际化路线是否还能选择,以及是否还值得?

  我觉得这点完全不用担心。1978年6月23号,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中央副主席的同志在听取教育部关于清华大学工作汇报时,做出了扩大派遣留学生的重要指示。

  他指出,我赞成留学生的数量要增大,主要搞自然科学,要成千上万成万的派,不是只派十个八个。要千方百计加快步伐,路子要越走越宽。同志说,教育部要有一个专管留学生的班子。

  当时这个指示就着眼于党和国家的工作大局、着眼于民族的现实需要和创业发展,开启了新时期我国大规模派遣留学生的人流的序幕、翻开了我国出国留学工作的新篇章。其深远的历史意义不仅在于学习国外先进的技术,更重要的是吹响了我国对外开放的号角。

  1979年元旦中美正式建交,1月28日至2月5日,访问美国。访美期间,在中国驻美使馆接见了留学生代表,并同美国正式签订了中美互派留学生的协议。美方确定在1978年至1979年度接受来自中国的500至700名留学人员。

  在双方商谈期间,曾于1978年7月10日对弗兰克·普雷斯率领的美国科技代表团说:“美国的科学技术,在很多领域比其他国家先进一些,我们愿意吸收你们的技术。”“你们提出近期内接受五百人,我们提出的人数可能更多一些。用你们现成的条件,为我们培养更多的科技人才,为什么不干呢。”

  1983年10月1号,同志又为北京景山学校题词: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

  2021年10月25日,习同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50周年纪念会上也讲话,指出习强调,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以来的50年,是中国和平发展、造福人类的50年。

  中国将坚持走和平发展之路,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坚持走改革开放之路,始终做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坚持走多边主义之路,始终做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中国愿同各国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理念,弘扬全人类共同价值,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站在人类进步的一边,为实现世界永续和平发展、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不懈奋斗。

  其次是在知识、技能、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等方面的发展处于国际的最高水平,能够在各自学科和行业与国际同行进行对话、合作和竞争的人才。

  再次是应该掌握多种语言,熟悉世界不同文化、通晓国际规则、具有全球视野和跨文化交流能力,能够参与国际事务与国际竞争的人才。

  Q: 您觉得在目前不确定性的环境中,哪些东西是确定的,或者说什么对孩子是不变的硬实力?

  我觉得在不确定的环境中,对教育工作者、家长和社会各界人士来说,要始终坚持“每一个孩子、学生都是独一无二”的教育理念。

  通过观察、记录、分析、研究,让每一个孩子享受成功的喜悦,我觉得这点很重要。

  我接待过一个家长,她送给我一本自己写的书。书的题目:《老师的一半是妈妈》,她把她和孩子一起生活的故事记录下来,进行分析。

  在当今疫情防控阶段,家长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了,更有时间去观察、记录他在每一天的活动、线上教学学习、娱乐、体育活动,我觉得这可以让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幸福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