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办学理念与校长办学理念
发布时间:2022-10-03 06:56:48 来源:火狐体育登入口 作者:火狐体育登入口下载

  理念与意念、观念有一定关系。一个人,先是产生意念,继而因社会交往而成为观念,观念在社会实践中再经过理性地观察、琢磨、提炼、完善,上升为理论,遂成为理念。有人说,“理念”一词,来自于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理念论”。不尽然,这个概念之名及义,是中外合成的结果。在中国,“理念”一词似乎首先出自于佛语。宋明时期,理学兴起,“理念”一词被理学借用表示“意念”。明朝湛若水《格物通》的“格心”“格物”“修身”“治国”“平天下”等章节的前言,用同一句话“人主读是编焉,而感通吾心之理念,念而知于斯存,存而行于斯,以有诸己则格物之功,庶乎于正心焉而尽之矣”引发读者阅读,这其中的“理念”一词似乎就是指“意念”的意思。后来,“意念”之意转为“观念”,清朝颜习斋在《习斋四存编》中说,“理念胜则心清明,心清明,天地草木无不在目,则天地物我总是一般”,这其中的“理念”便是通俗意义上的“观念”之意。再后,“观念”脱离了通俗,清朝周礼在《君子敬以直内义以方外》中说,“以义理涵养之心与理相涵,则常有精明严肃之意,而无昏昧放逸之时,理念卓然,其常伸而不为私欲所屈,故曰直也”,这理念似乎超过了通俗的“观念”意义。近代以来,哲学在中国盛行,柏拉图的“理念论”由希腊文被中国人翻译成中文“理念”,理念逐渐有了“思想”之意。办学理念,指的就是办学思想。

  办学理念,在学校的办学过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它在充分尊重自然规律、社会发展规律、人的成长规律以及教育规律的基础上,主要回答在时代之下“培养什么样的人”“如何培养人”“为谁培养人”等问题,是一所学校价值观、使命愿景和行动纲领的集中反映。教师按照办学理念育人,学生按照办学理念成长,学校按照办学理念发展。因此,一套好的办学理念,是一个好的指南针,于生,于师,于校都有帮助。

  因为评估的关系,常要接触一部分校长,也要深度研读受评学校自评报告中的办学理念。我发现,少数校长对办学理念存在着理解上的误区,常常会混淆“学校办学理念”与“校长办学理念”两个概念。有的,将前任校长的办学理念一概全否、一铲到底;有的,由于受“不能随便修改前任的办学理念”等观念的影响,到校多年也不敢提出自己的办学理念,学校的各方力量不能有效地统领在自己的办学思想之下,办学实践不能在关键领域、重点方面获得突破。

  学校办学理念与校长办学理念有何区别?继任校长能否提出自己的办学理念?我们以《水浒传》中梁山的两任首领——晁盖、宋江为例,谈谈两者之区别。

  晁盖领导时期的梁山,每个上梁山的,不管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必须要提交一个“投名状”。即要跑下山,见到第一个人,管他是有钱的,还是没钱的,管他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一刀砍下对方的脑袋,提着首级来见,以体现自己的决心和忠心。晁盖时期的梁山,老百姓人人见了胆战心惊,就连那些上了山的好汉们也不能自觉自己是否有明天,过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每天不期待明天会不会来到,好汉们怎么可能会为梁山的将来打算?

  宋江时代不同。他取消了血淋淋的投名状,喊出了“替天行道”的口号,规定了哪些人能抢,能杀——贪官可杀、污吏可擒、恶绅可抢,严禁滥杀无辜,特别是普通老百姓;抢来的钱怎么分——一部分开仓济穷,接济穷苦百姓,一部分做好储备,以备不时之需,一部分按功劳大小、等级座次分配。尤其是先功劳后座次的分配制度,更是深得梁山好汉的人心。因此,宋江不但得到好汉们的认可和拥护,还得到山下老百姓的欢迎和支持,梁山在宋江治下获得较大的发展。

  《水浒传》的例子,用在学校身上,不一定恰当,但理可能是这个理,能较形象地解释学校办学理念、校长办学理念的不同。梁山就相当一个单位,机构五脏俱全,有首领,有管理者,有被管理者,大家各司其职,各尽其职。梁山好汉们之所以上山,多数是因为受到了官府的逼迫、有钱人的压榨,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不公。他们上山的本质就是与官府作对,期望建立一个有肉吃、有酒喝、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世界。这是他们的共同价值观,不管谁做首领,晁盖还是宋江,都是如此。这就是梁山的共识,也即共同的理念。这种理念,放在一所学校,即是学校的办学理念。

  经营梁山时,晁盖和宋江两个首领的经历不同,认识不同,也导致他们领导梁山发展的理念不同。理念不同,效果就不一样,影响也会不一样,最后,梁山发展成为北宋末最令朝廷头痛的一支武装力量。晁盖时期,是草创阶段,三六九教,不分良莠,只要有仇恨、敢杀人就可以,因此,在他人看来,梁山就是一群流寇。不过,正是这种理念发展起来的梁山,麻痹了朝廷,让朝廷和官府放松了警惕,任由它坐大,让梁山获得了喘气发展的机会。而宋江时期,以“替天行道”为理念,让本是流寇的行为有了正义,有了纲领,有了主心骨,得到了山上山下的一致支持,也让好汉们有了以山为荣的归属感、成就感、使命感。有人统计过,《水浒传》全书共提了42次“替天行道”,“替天行道”理念深入梁山好汉之心。不过,宋江的失败,也是他这种理念下的结果,梁山招安、攘外征辽、内平方腊,甚至帮助每个好汉获得高官厚爵,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都是宋江理解的尊王攘夷的“替天行道”。

  晁盖的“投名状”也好,宋江的“替天行道”也好,他们都服从于梁山的大理念,是在梁山大理念下的作为首领的治梁理念。他们的理念,就相当于今天校长的办学理念。同样的,校长的办学理念也要服从于学校办学理念。可见,校长办学理念是学校办学总理念之下的其中一种。

  清华大学开办至今,历110年,共经历了20任校长。其中,梅贻琦任职最长,从1931年一直到1948年,共17年;其次是蒋南翔,从1952年到1966年,共14年。不管谁做校长,他们虽都有自己作为校长的办学理念,但都秉承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初心不改。1913年,周诒春任清华大学校长,他认为新的国民教育目标应培养聪明的、具有谋生技能的与独立自主的公民。于是,他带领清华大学,着力培养“独立自主”的人,这种理念与清华大学的校训理念一致。1931年,梅贻琦就职演说提出了著名的“大师论”——“所谓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1936年,他在总结清华办学25年时再次强调“师资为大学第一要素”的重要性。十七年的清华大学任上,他一直把教师放在了学校极其重要的位置,而把自己定位为“给教授搬搬椅子凳子”的服务者,想尽办法聘请名师,提高教师的待遇,为清华大学成为中国乃至世界一流高校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一位清华老校友在纪念梅贻琦的文章中称:“梅先生一生行谊,也正可以这两句(指清华大学校训)来说明。”1952年11月,蒋南翔被任命为清华大学校长时,正是新中国刚诞生不久,国际上多数国家不断围堵封锁甚至挑衅新中国,他提出了自己的办学理念——“又红又专,全面发展”。他的治下,清华大学的学生不仅有坚实广博的专业理论基础,还有解决工程技术问题的实际能力,为新中国的工业自强、科技自强、理论自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一度,“又红又专,全面发展”成为清华大学新的校训,但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又改回了原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学校的办学理念是一个体系,是一所学校价值观的总集成,包括校长办学理念、校训、校风、教风、学风以及办学目标、育人目标,甚至还包括学校校内各常设机构的理念。这个体系,有的是经过师生代表集体提炼而成,如校训;有的是经过多代师生长期实践,自然丰富而成,如校风、教风、学风;有的是校长因自己对教育的理解和学校的实际情况总结而成,如校长办学理念。

  校长办学理念从何而来,如何与办学理念形成一体?《水浒传》中,“替天行道”的理念,最初并不是宋江提出来的。在小说里,首次出现“替天行道”这一说法的,是在第十九回最后一段话,“林冲言无数句,话不一席,有分教:聚义厅上,列三十六员天上星辰;断金亭前,摆七十二位世间豪杰。正是:替天行道人将至,仗义疏财汉便来”。这是作者的评论,而非梁山某个好汉说的,更非晁盖所提。因此,晁盖虽也有替天行道的意识,但没有归纳提炼理念的能力。而宋江将“替天行道”作为自己行事理念的,则是他躲过赵能的追捕,在古庙里,救他的九天玄女对他说的:“宋星主,传汝三卷天书,汝可替天行道,为主全忠仗义,为臣辅国安民。去邪归正,他日功成果满,作为上卿。吾有四句天言,汝当记取,终身配受,勿忘于心,勿泄于世。”宋江从这番话中迅速地抓住了一个重要的词——替天行道,由此萌发了自己的人生追求。当自己的追求和梁山相遇在一起,这个词便成了他管理梁山、发展梁山的理念。可见,宋江的这个理念是在他上梁山前就有了。一位校长的办学理念,也是如此,在他做校长之前就确定了自己的价值追求——希望办怎样的教育。这种价值追求,在他的普通教师岗位上,回答的是带一个怎样的班,培养什么样的学生;在中层管理上的,回答的是如何开展符合教育规律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的教育教学活动。这样的价值追求,在他成为校长之前就已经反复思考过、纠正过、改善过的,一旦与办学机遇相遇,便可转化为自己基于学校办学理念体系下的办学理念。当然,由于人的局限性,同样一个意思,不同的表达,效果也不一样。就好像晁盖的“投名状”,虽然也有“替天行道”的意思,但他的提法、做法,影响恶劣。因此,不少有经验的校长会将自己的办学理念反复斟酌,反复打磨,反复论证,使自己的办学理念在语言表达上有更强的吸引力,在落地执行上有更强的号召力。

  今天的一些校长,之所以会混淆“学校办学理念”与“校长办学理念”,一是因为在一些人的眼中,校长是学校代表的化身,认为校长提出来的思想、口号、措施、要求便是学校提出来的,久而久之,便将校长提出来的办学理念误认为是学校的办学理念;二是因为部分校长常将“我们学校如何如何”“我们学校的办学理念如何如何”当作口头禅,把自己的办学理念不经意说成是学校的办学理念,经不加分析、纠正地传播而成误解;三是因为受一部分专家的影响,他们对办学理念缺少长期观察、系统研究、深刻理解,却又因对学校的办学进行过非自己专业术攻方面的指导,也导致一部分校长和老师分不清“校长办学理念”和“学校办学理念”。

  学校的办学理念体系是否可以改?除了校长办学理念可变动外,其它的理念,如果是经过师生长期办学实践形成,且已经取得历史检验的,新继任的校长应该尽量保留,使其积淀为学校文化,成为学校发展源源不竭的动力。如果确需要修订,也应由师生共同提炼,达成共识,在传承的基础上完善、丰富,而不能不分青红皂白,一铲了之。